400-974-718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宝圈动态 > 宝圈新闻 >

“中国赌石第一案”·追踪|玉石检测中不存在检

时间:2020-12-27 20:38:34作者:GIC培训中心

河北省霸州市一知名钢铁企业董事长马某波赌石,花8000万元买了一块重约18公斤的原石,切开后市场价值不高于436.97万元。为此,霸州市警方将云南商人张有省、张晓林、陶德军逮捕。霸州市人民检察院以诈骗罪提起公诉。

12月21日,云南省石产业促进委员会召开“中国赌石第一案对云南石产业影响专题研讨暨媒体见面会”,来自云南的包括摩■、张金富、肖永福、李明晨、戴铸明等12名顶级珠宝玉石专家、学者代表,听取了案情介绍后认为,该起交易完全符合赌石交易的行业惯例。

在“中国赌石第一案”中,霸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,2019年4月24日,张有省伙同张晓林、陶德军,在霸州市某钢铁公司内,将一块翡翠玉石虚构产地为缅甸木那坑口,骗取马某波信任后,以人民币8000万元的价格卖给马某波。经检测,该玉石实际产地为危地马拉,市场价值不高于人民币436.97万元。

就此,云南省石产业促进委员会专家认为,赌石过程中,辨别真假的依据是原石有无任何人工造假,包括有无皮壳造假、开口造假、芯子造假、颜色造假、掩盖残缺造假、挖空增透造假、天窗造假等。如果这些环节中有造假行为,就是假的。

在赌石行为中,产地不是辨别真假的依据。比如和田玉,不仅是新疆和田地区有,其他地区也产和田玉。辨别是否是和田玉,只检测矿物成分等,只要符合和田玉的特征,就属于和田玉。

专家们认为,该交易过程符合交易特点,不存在虚构事实。马某波此前曾经多次前往云南购买赌石,他虽算不上赌石界的行家里手,但也是赌石界的老面孔了,熟悉赌石的规则、赌石的风险,并且请来了广东平洲(中国赌石最重要的交易市场之一)的玉石拍卖师郑某生(俗称买家的眼睛、品相师)过来近距离对赌石毛料进行看、掂、照、敲、触等方法全方位观测,在双方多个叫价还价的平等协商过程后达成了这块赌石的买卖交易。

云南省石产业促进委员会专家指出,玉石检测,只能对已经切开的石头进行检测,无法对毛石进行检测。玉石检测中,只能检测玉石成分等,不存在检测产地一说。特别是市场价方面,各地的价格是不一样的,存在区别。为此,霸州方面测算出来的市场价格是经不起考验的。对方的检测有没有资质?也需要进一步核实。

赌石交易已有数百年历史

专家介绍,赌石是珠宝业术语,大多数时候指翡翠原石在开采出来时,有一层风化皮壳包裹着,无法知道其内部的好坏,须切割后才能知道是否为翡翠、品质如何,在切割前发生的交易称为赌石。赌石前期的名字并不叫赌石,而叫赌行。而赌石师必备这些素质:一是极大的挑战能力、二是冒险精神、三是丰富的经验。

玉石的历史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,可见其历史悠久,但赌石的历史并不是很悠久,实际上从明朝才开始。

据介绍,未经过加工的翡翠原石称为“毛料”。玉石交易中最赚钱的、最诱惑人的,但也是风险最大的非赌石莫属。珠宝界有一句行话:赌石如赌命。赌赢了,十倍百倍地赚,一夜之间成富翁;赌垮了,一切都输光赔尽。因为买卖风险极大,故称“赌石”。

专家说法

戴铸明(云南省石产业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委员、《宝玉石》杂志社编委,云南珠宝促进会高级顾问,云南珠宝协会副秘书长、副会长)

本案中交易的原石,没有皮、没有裸露,确实是翡翠。霸州方面的这个证据也不充分,产地不作为真假鉴别的依据。矿物成分只要符合翡翠特征,就是翡翠。我的观点是,这次交易符合行业规则和交易惯例,对方请了专家过来看,并讨价还价,谈不上隐瞒真相,何况这块料连皮都没有,容易辨别。该案中没有协议、没有录音、没有确切的证据,只能按行规解决。

我对此案有几个疑问:这种打破行规、不按行规出牌的买主,我们怎么看待?行业里应该用什么样的规范来对待?什么人给予的产地鉴定以及价格评估?在没有国家和行业标准的情况下,他们是依据什么作出的结论?

建议在玉石交易没有新办法出台前,不提倡赌石交易方式,合适的时候引进第三方评估机构。

张金富(原云南省宝玉石专业委员会主任、云南省石产业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)

这个事件的核心是有没有欺骗行为?问题回到这个石头的载体:1.真实性存在。2.这块原石可不可以预见的内容。第一个问题: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,这块原石没有经过任何人工处理,没有人工染色,整块石头是原石,所以不存在欺骗行为。这块石头的属性,不是明货是赌货,不仅是买方在赌,卖家也在赌,不存在哪一方欺骗。从专业角度上讲,赌石有没有可预见性。如果可预见,就不叫赌石,神仙难断寸玉。河北方面的做法是错误的。

肖永福(云南省石产业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、云南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主任)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GIC培训中心 www.gicpeixun.cn 版权所有